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一切又来得如此自然,仿佛命运在冥冥之中已经为我准备了一副行囊,我只有拾起它,乘着初春的暮色,义无反顾地远走天涯,穿行在岁月的风雨之中,一路向前。
  我的家乡在山西临县,那里干旱、贫瘠,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以贫穷而名声在外——要说出这一点,虽然于我以及每个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们有些勉为其难,但终归是事实,而且我自己亦曾有过一些与此相关且刻骨铭心的经历,这将在后文中诉诸各位,以解心中块垒。
  然而,故乡留在我心中更多的是红色记忆和底蕴深藏。九曲黄河从故乡土地上奔涌而过,这里是著名革命老区,当年毛主席东渡黄河,就是在我的老家登岸北上。这片可爱的土地上还曾留下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董必武、叶剑英、陈毅、贺龙等革命先辈的足迹。
  那里又是民间文艺的一方沃土。从小到大,耳熟能详的莫过于临县秧歌、临县道情、临县三弦书,以及那些在街头巷尾随处可以听到的民间小调,《走西口》、《下柳林》、《掐蒜苔》、《买菜》、《大红果子剥皮皮》等等,从街头艺人到乡下汉子,甚至连那些背着书包的小孩儿们,也能随口来上几句: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送你送到大门口。
  ……

  那时候的我懵懂无知,未解其中真意,全然不知“西口”在何处,更未曾想到几十年之后,命运使然,竟踏上追寻先辈“走西口”足迹的西行之路。
  我于1999年走出老家,从此浪迹四方,这曾给我的许多亲人带来遗憾。我的爷爷是位老革命,我的外公是十五岁投身革命的老红军,并且参加过抗美援朝,走南闯北,戎马一生。为此,母亲经常数说我是承传了祖辈的性格,骨子里就有一种不安分的因子。她更希望我能够好学不辍,走一条当今时代最合规合矩的求学之路。现在想来,母亲的愿望虽然于我有些苛刻,但总归是春晖一般的美好与灿烂,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行走四方的第一站便是内地人心向往之的大上海,那里的摩天大楼,那里的车水马龙,对一个初涉此地的孩子来说,第一感觉无疑是欣喜与敬畏,然而激动过后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空虚,现在想来那便是自卑吧。闲来翻阅报纸,不经意间看到一篇报道说,临县的一个村子,从过去的“讨饭村”变成了“富裕村”,于是我高兴地拿给同学们看,但同学们却因此和我开起了玩笑,“原来你是从讨饭的地方来的穷孩子?”从此以后他们一有机会就拿我开涮。于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愿提及自己是山西人、临县人,甚至埋怨自己为什么偏偏是个山西人。
  但“美好的愿望”改变不了自己与身俱来的“贫穷落后”的血脉,于是我开始关注山西,关注山西的一切,我不愿相信山西就该是贫穷、落后、封闭的代名词,仿佛在骨子里生出一种与命运一博高下,讨回颜面的冲动,我在一种压抑中艰难度日。
  在这时候,是余秋雨先生的一篇《抱愧山西》深深打动了我。在大上海林立的高楼间,在如潮的人海中,我仿佛嗅到了一股来自远古的散发着汾酒醇香的晋商气息,看到了一片快要被历史的风尘湮没的三晋绿洲。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从此,不再因为自己是一个山西人而羞于启齿。(文/荣浪)

张掖山西会馆
会馆连丝路,忠义昭晋商
苏州全晋会馆
戏楼存天地,姑苏怀晋商
徐州山西会馆
位居胜地依山立,货通江南仗义行
郏县山陕会馆
雄踞中原货通天下,情在山陕义气千秋
安阳山西会馆
雄踞中州山环水抱,货通海外纬地经天
辉县山西会馆
关帝圣殿大义千古,砖殿壁饰技夺天工
社旗山陕会馆
义贯古今”琉璃照壁映天地,演绎春秋“悬鉴”戏楼冠中原
洛阳潞泽会馆
精髓石础承载会馆存千古,玲珑木刻彰显晋商留百年
海城山西会馆
青石高台悬山古式钟神秀,砖雕跑兽龙凤云板透精灵
多伦山西会馆
楼居塞外情系三晋,商通漠北财聚四方
聊城山陕会馆
京杭漕运开盛世,山陕会馆占天机
亳州山陕会馆
盛世气象存天地,晋商豪情留古今
开封山陕会馆
牌楼参天地,信义冠古今
 

山西新闻网网受著作权人委托,禁止任何媒体、单位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的情况下转载使用。
山西新闻网出品  支持单位:山西省戏剧研究所 民宿中国网
*请使用IE或IE内核浏览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