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旅行,放空自己,幸福出逃
  在城市牢笼中,不敢奢望间隔年、不能要求间隔月,由衷地期盼一次“幸福出逃”。独自上路,清空自己,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时光里重获新生。
 
 四个女人出逃的幸福
  四个结社的女人为重获新生选择了一种特殊的温润你我的方式,那就是:单独旅行、幸福出逃。她们背着行囊,告别迷离的城市和不靠谱的男人,带着最简单的愿望去路上寻找真正的自己。找到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会微笑着回来。
  倔强的明子用她钟爱的雪菜式长短句,不断回味那段行走在路上依然放不下的恋情;可爱的晚尔用葡萄酒的心情吃遍巴黎;率真的天晴在长河落日的场景中探寻心灵的归宿;理智的之逸对美国的风土人情道出了自己独到的体验和认知。
  她们的出逃,不断拨动我们内心最纤细的那根弦。
 我为什么出逃
  每当工作多得自己像一只缓慢爬行的甲壳虫,每当头脑里密不透风,什么灵感都不再出现,我就开始特别渴望旅行。旅行更像是一场逃逸。从每天必须遵守的日程表里逃逸出去,重新做一个自由人,不用为了既定的目标狂奔,我只需飘荡、飞翔。从社会的大机器里逃逸出去,我不再是一个小零件,不再为了坚守自己的岗位而忙碌,不为事业的成功、梦想的达成而努力到疲惫。我只需寻找自己最向往的国度,最美丽的风景,最心动的遗迹,安心地做一个陌生人,一个不需要有作为,自由自在的陌生人。

 

有时
北京冷清得很高贵
有时
世界一个人足够坐

安静得只闻歌声
寂寞得只剩辽阔
简单到只需笔落
洁净得只与诗说

 给出逃找一个借口  
  夏天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和顶头上司大吵一架。
  现在流行“间隔年”的活法,工作一段时间以后,给自己放一年假,离开现在的生活,浪迹天涯。可大部分人可能都会因为房子、因为爹妈、因为生计,或者仅仅因为没有安全感,没法选择这样的人生。所以在头儿大吵大闹时,我非常顺水推舟地刺激了她,让她把我赶回家去,放无薪假一个月。
  心情实在是太糟糕了!
  旅行有很多理由,这得算是比较扯淡的一种。
  于是就有了这次法国干邑小镇之行。这里没有古迹,没有景点,只有彻底离开大城市文明的南部乡村风情,和无休无止的美酒、甜食、奶酪……
  这是一次完全享乐主义的旅行体验!工作,去他的吧! 虽然隐隐在担心信用卡怎么还……
 
 
偶尔出逃,给自己一个缓冲
  丫头,22岁,大学将毕业,青春年华。“我刚刚出逃了一把,所以现在要努力地找工作了。”出逃,对于她来说,是一次缓冲,为的是更有勇气和力量前行。
 

 

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
眼里藏着一朵乌云
知道你藏不住秘密
天空就会飘着雨
你说你带着一本日记
却不想再拥有回忆
我怕你在异乡孤独的醒来
要拒绝两人单调的生活
不想再随波逐流
没钱】“旅行?那是有钱人的行当。我现在没资本啊,要抓紧时间学习,将来努力挣钱才行。”——琼,20岁,在校大学生。
 出逃归来,我不再惧怕暴风雨
  丫头一直是个中规中矩的人,在家乖乖女,在校三好生。但是最近她却做了一件“出格”的事——刚刚开学不久,她就放下焦头烂额的毕业论文,抛开考研和找工作的纠结,和男朋友一起去哈尔滨看冰灯去了。
  如今的她,已经下定决心,开始努力找工作了,她说,“出去玩过了,现在要准备毕业答辩,并且要拼命找工作了,否则会被别人落下。”
  “如果可以,以后每年我都想出去玩一次,我最向往的地方是法国的普罗旺斯,为了这个目标,毕业后我要努力赚钱。”丫头满脸向往。
  “我知道现在就业压力大,不过没关系,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相信,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丫头涉世未深,不过信心满满。
 
 
放肆的快乐,暂时不必负责任
  体验旅行,在已“奔三”的素素心里是一种出逃,逃离堆砌成山的材料;跋山涉水觅老友,对于兔子来讲也是一种出逃,她的出逃是为了追忆往昔,倾听内心的声音。
 
没时间】“现在工作太忙,竞争太厉害,你请假了闹不好就有别人替代你的位置。三十而立,不是光说给男人听的,我们也有压力。”——梅,30岁,外企工作。
 我要为生活注入新鲜空气
  马上就要“奔三”的素素,在政府单位上班,宝宝一岁过半。工作稳定,收入可心,孩子聪明伶俐,一家人和和美美。
  可是,日复一日的工作,柴米油盐的生活,让她总觉得人生缺少点什么。从去年开始,她找到了一种新的生活乐趣——旅游体验。她说,“工作永远做不完,生活没有你照样会继续,所以,出去玩玩也无妨。”
  旅行,在素素心里就是一种出逃,逃出机关里堆砌成山的材料,逃出平淡安逸的生活,寻找新鲜的感觉。她说,“我是在为生活注入新鲜空气”。 生活需要偶尔“放肆”一下,暂时不必负责任。出逃,是为了回来后精神饱满地开始又一轮“柴米油盐”。
 我在找寻一种精神慰籍
  兔子和老公都在霍州一家国企上班,工作比较悠闲,收入比较可观。兔子原本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所以在大学里才有了“兔子”这个代号。如今大学毕业已有五年,同学们早已各奔东西。但这些年里,兔子不疲于 “蹦蹦跳跳”,用她的话说,“我不能没有朋友,不管朋友在哪个城市,我总会抽时间去看她们。”
 我选择去洛杉矶
 你一个人要飞向巴黎
 尊重各自的决定
 维持和平的爱情
 相爱是一种习题
 在自由和亲密中游移
我们常约在街角的cafe
交换着心情和恋爱
有过几次感情好与坏
最后还是坐在这里
说一说苦恼 说一说悲哀
也许那迎面来的风有点凉
有一种温暖就在我心中徜徉
  有时候,闺蜜到一起,只是挤在床上看共同喜欢的电影,钻进一个被窝里,像大学宿舍里的情形,彻夜卧谈。但是那种交流的感觉,让她很满足。
  她说,好友了解她的每一段感情,有些心里话,只能说给她们听。只有贴心好友,能够在言语行动中的一些微小细节上看穿自己内心的波动,能说出那句让人百感交集的“我明白”,能够准确地反馈出相同或类似的经验和感受。
  兔子说, “我这也算一种出逃吧,丢下老公,逃出工作和生活的小城市,一个人跑出去约会好朋友。”好朋友之间那种惺惺相惜的感动,就是她所找寻的。
 
 
出逃,不问年龄。因为这是一种信念
  年轻时候一个人出逃,是为了逃开家庭,年龄大了就特别想和家人在一起。所以兰决定带全家人出逃,她想让女儿逃开学习的繁重,让老公逃开赚钱养家的压力。
 

 

没有了手机耳朵很清静
只有我自己同大海呼吸
我张开双臂拥抱
这一刻宁静

一个人旅行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和海风相呼应
唱出的旋律充满勇气
我想我已经懂得抛开过去
一个人旅行我的心情也逐渐的放晴

懂得潇洒前进才是觉醒
跨越伤心边境乌云终究会散去
没精力】“我现在不说上有老下有小也差不多吧,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我要两头跑着照顾他们,你说我有这个精力吗?出逃,年轻的时候也想过。”—倪,42岁,家庭主妇。
 那年夏天,我带着全家人出逃
  我说出逃不问年龄,兰就没告诉我一个她的准确年龄。一提到出逃,她就说,“我也有计划出逃,哈哈,就在今年。”她喜欢“出逃”这个词儿。
  她说,30岁以前这个想法尤其强烈,年轻时候一个人出逃,主要是为了逃开家庭,因为刚结婚生子,还不适应那种要一下照顾俩人的生活。后来越年纪大越想和家人在一起了,“哪怕就是去趟榆次后沟,也是尽量和家人一起去。有能力的话,还会叫上朋友。“
  所以现在她转换方式了——组织全家人集体出逃。2009年,工作中从不迟到、经常加班的她,狠心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全家人去北戴河爽了一把。
  她说,带孩子出逃,让她逃开学习的繁重;带老公出逃,让他逃开赚钱养家的压力;一家三口出逃,逃开七大姑八大姨的“集体生活”。
  我表示赞叹,她的这种想法和做法很时髦。
 人到中年,我要去实现那些梦想
  袁老师在省城一所高校任教,每年的寒暑假基本上都会外出旅游,但是跟丈夫和已经上高中的儿子却很少同行。一方面是跟丈夫在时间上不好同步;另一方面,关于旅行的线路、旅行的方式总是统一不了意见;最重要的是,全程成了丈夫和孩子的“保姆”,操不完的心,实在没办法放松。
  同事中也有一些人遇到类似情况,于是学校的女老师们就合计着假期搭伴而行,真正给自己放个大假。这些年,她们去了云南、柬埔寨等等好多地方,都玩得轻松愉快。
   袁老师说,女人过了四十,工作和家庭的压力都到了一个高峰,适当脱离家庭角色出去放松身心,是保证一定自我空间的必要手段。今年,袁老师计划体验一次青藏游,她介绍路线说:“有青海湖,有唐古拉山,从拉萨返程时还可以去敦煌。”虽然说整个行程时间长了些,可能还会有高原反应,但是为了那美丽的梦中天堂,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谁说年轻是旅行的资本,谁说疯狂是小女孩的专利?人到中年,除了家庭,我们还有梦想!“我要去看一看我的梦中天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46岁的袁老师眼里闪烁着孩子般的兴奋。
 
 
 
指导
胡凯民
制作

监制:郭丽湘 张清兰 美编: 闫芳芳
策划·采写:许海娟   技术:杨 睿
 (部分资料来源网络)

支持
山西新闻网
201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