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至:
分享到晋微博 晋微博
搜狐微博 搜狐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 人人
豆瓣 豆瓣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山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境内留下了许多见证人类历史发展的古城遗存。它们有的历经岁月沧桑依旧保存完整,如平遥古城、榆次老城等,仍然以卓越的风姿展示着古老的内涵;有的却已经在历史的烟云里消瘦成了一个传说,如蒲州古城——这座传为“舜都”,曾经盛极一时、辉煌如黄河明珠般的古城,如今已是残垣断壁,空留一座废墟,我们只能透过历史的遗痕,寻找它几千年沧桑里繁荣昌盛的身影,探知那历经沧桑的变迁风云。
  古老的蒲州古城位于山西南端黄河东岸,距古城西安约150公里,它有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和两千年的繁荣,是我国古代六大雄城之一,蒲州古称蒲坂,即传说中的舜都蒲坂。
  
   据《蒲州府志》记载,蒲州古城高八丈、方圆一千六百步,内有二十五庙、一楼、两阁等建筑。比现今的平遥古城大2万余米,是山西境内最大的古城。城内最著名的建筑是舜帝庙和薰风楼。薰风楼比名闻天下的鹳雀楼还要高6米,堪称一绝。“手把鼓楼往南看,二十四家翰林院,对门三阁老,一巷九尚书,大大小小州县官,三斗六升菜籽多。”从这首广为流传的顺口溜,我们不难想见当年的蒲州城该是何等的繁华。
  
  旧治蒲州城为畿辅重镇,扼蒲津关口,当秦晋要道,西卫京师,东保三晋,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是河东大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其城郭始筑于元魏,盛唐繁华无比,两度被定为“中都”,称名“河中府”,明时城郭“状峻而完固”,巷陌纵横,甲宅连云,楼台崔巍,高接睥睨,一派“大藩重镇”景象。现存的蒲州古城,位于永济市区正西方向12公里,为明嘉靖三十四(1606)年重修。
  
  蒲州古城遗址是国内外研究中国古城垣历史发展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 尧旧都在蒲 舜都蒲坂

  古蒲州城是传说中尧舜建都的地方,它位于今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南隅,普救寺西的黄河岸边。它有五千年的历史传承和两千年的文化繁荣,是我国古代六大雄城之一。 据有关史料记载,黄帝、尧、舜、禹等古帝王都曾先后生活在这里。《帝王世纪》云“尧旧都在蒲,舜都蒲坂。”由此可知早在部落联盟时期,蒲坂地带就是神州华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了。

  尧时划天下为九州,都属平阳甸服(城郊)。舜继位后,把中国划为十二州,蒲州开始建都,从此,舜都蒲坂就有了历史的依据。《禹贡》中描绘尧舜时代的九条贡税线路都是通向蒲州的。

  古人类开始聚集时就有“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之说,可知蒲州城之雏形是很早的了,其负山面河,秦晋要冲,乃自古兵家要地。随着历史演变,行政区域时有划分,城的名字也时有变更。但由于西临黄河,蒲州城周围滩涂旷野,蒲苇丛生,蒲板、蒲反、蒲阪、蒲州,但从未离开一个“蒲”字。

◆ 始建于元魏之世

  《永济县志》(光绪十二年版本)、《蒲州府志》(乾隆十九年版本),在“城池”章节均记有:“蒲州旧城筑于元魏之世(四世纪初)。”

  蒲州商属缶邦,春秋时属晋,战国时称蒲邑属魏,秦分天下为三十六郡,蒲州为河东郡署。秦始皇东巡郡县,至帝舜之都,亲登蒲坂城以显神威。河东郡西汉时统领24县,东汉时领20县,西晋领9县。西魏大统三年(公元537年)于文泰(鲜卑族,一名黑獭)打败高欢(一名贺六浑)(鲜卑汉化人),把蒲坂划归西魏,北魏置雍州,后改为泰州、蒲州,北周时在蒲州设河东郡,把名称由泰州改为蒲州,隋文帝开皇三年(583年),废郡存州,遂改为蒲阪县。

  隋末,李渊从太原起兵,敲响了隋王朝的丧钟,但攻至蒲州,久攻不下,直到大唐立国三年后,蒲州依然掌握在隋将尧君素手中,无奈李渊准备放弃蒲州,李世民坚决反对,他说:“河东富饶,是物资来源的主要依靠,不能放弃”,最终于公元620年攻下了蒲州。

◆ 唐两度设为中都 异常繁荣


   唐代和明代的蒲州城规模最大,是两个繁荣昌盛时期,在大唐王朝290年的历史中,蒲坂始终被视为军事要镇。

  唐初,蒲坂为河东道蒲州治所。唐朝的行政建制中,府是一个特别的概念,即中央直辖政区。开元八年(公元720年),蒲州与陕州、郑州、汴州、绛州、怀州同为“六雄”。唐开元九年(721年)升河蒲州置河中府。两年后,即开元十一年,升并州置太原府。至此,唐代形成了西京(长安)、东京(洛阳)、北京(太原)和中都(蒲州)的格局,直至安史之乱以后。蒲州的地位极其重要,首任府尹姜师度由皇帝直接任命。著名政治家和书法家颜真卿在安史之乱后也曾任蒲州太守。天宝元年(742),又改为河东郡,乾元(758年)初复为蒲州,三年复置河中府,又为中都。五代之际承唐并号蒲州,仍为河中府。

  五代李守贞反河中府,使郭威讨之。威曰:“城临大河,楼堞完固,未可易克。”此城,为蒲州旧城,周二十里(1万米)。宋代在此设河中府河东郡护国军节度。

◆ 金元之争 严重被毁


   金末,元军进攻中原,成吉思汗大军压境下,金主完颜氏见蒲州河山为障,易守难攻,便迁都于蒲州死守,蒙古骑兵攻占了山西的平阳、绛州和陕西渭南后,多次攻打蒲州,展开惨烈的反复争夺。1231年,元太宗亲自率军来攻,金守将因兵力不足,这年的12月把城的一半截去,截去的是后来的东关部份,留内城以守,这内城就是元以后的蒲州城,现今(1947年后)的古蒲州城遗址。而元人则建起200尺高的松楼,并挖地道百条,全力进攻。无限辉煌的鹳雀楼就在此时毁于战火。

◆ 明代重建 辉煌不再


   金元之争使蒲州遭到严重破坏,明代,蒲州城重建,但规模小得多,周围约8里。但城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繁华,“有七庙、二府、二署、二治、二楼”,有文庙、玄武庙等著名的建筑。

  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千户(官名)张盖在这座城的基础上重新加土,用砖裹堞。城高三丈8尺,堞高七尺,开四个城门,东曰:“迎熙”;南曰:“首阳”;西曰“蒲津”;北曰:“振威”。城门上各建楼一座。都是三层,观之雄伟,这四个楼东边的叫“景虞”。西边的叫“凤仪”;南边的叫“卿云”;北边的叫“光”。又设角楼四个,望敌台七个,土库五个,窝铺五十七个,门外各建月城(即瓮城)。月城是城外用以屏藏城门的园形小城。月城的东门向南,南门向东,西门向北,北门向西。唯北门三重六扇大门。城外,东、南、北三面,均有护城池,深一丈五尺,宽十丈,三面共六里四十五步。这时的蒲州城池最为完整、壮观和坚固。

  明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1月23日,(农历十二月十二日)半夜时分,地大震(八级)。有声如雷,地裂成渠,城廓房舍尽倾,伤人难以计算。俗称“地陷蒲州”,就是这次地震。

  嘉靖三十五年,河东道伊赵祖元和知州边像重修城墙以土筑之。明隆庆元年(1567年)河东道欧阳谷、知州宋训,重修加大石铺底。城墙内外大青砖叠切,城上女墙高五尺,阔四尺,间隔四尺五寸。距离均匀,高低齐整,观之威武雄壮。但蒲州城与昔日辉煌相比已大为逊色。

◆ 清代多次重修 升为蒲州府


   到了清朝,唐熙元年(1662)重修,乾隆十九年(1754年)知州周景柱观览城垣多颓圮,未修即去。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再次重修,之后50年未曾修葺。至同治七年(1868年),知府冯春迎委马丕瑶经手再修。这是古蒲州城垣最后的一次修葺。清雍正六年(1728)升蒲州为蒲州府,领永济、临晋、虞乡、荣河、万泉、猗氏等县,治所在永济市蒲州老城,民国元年(1912)废。

◆ 建国后居民搬迁 另建新城


   1942年,黄河主河道东移,直逼城下,蒲州的古城墙基本完整,只是西北角受到黄河浊流冲刷,城墙失修,已经坍塌。城内部分地面积水,西城有一些沼泽,但城内还住着数千居民。

  20世纪50年代,黄河又改道河西岸。蒲州城不再受河水侵蚀,开始复苏、兴盛。

  1959年,因修建三门峡水库,蒲州城被列入淹没区,一声令下,政府机关及百姓全部迁出蒲州城。当时虽然城砖剥揭几尽,但城坦土胎轮廓几乎完整保存,城内鼓楼及南、西、北门遗构清晰可见。后来苏联专家撤离,工程未按原计划实施,但由于水土流失和黄河泥沙的不断淤积,其部分遗址已被深埋地下,蒲州城遂荒芜遗弃。像沿用千年的蒲州名弃之不用一样,迁走的居民与古城永诀,在蒲州以东大约15公里处新建县城,名曰“永济”。

  如今,历经风雨剥蚀,蒲州古城遗存仅剩东西南北四门、鼓楼及或高或低的土埂。偌大的古城再无人居住,荒地被开辟成农牧场、鱼塘,修建了大大小小的休闲度假村。东城门的门洞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中,已是一片废墟。城墙上堞、楼均毁,裸露出厚厚的黄土内胎,曾经壮峻坚固的城墙的外层,残存的大青砖不堪风侵雨蚀,仿佛龙钟老妪摇摇欲坠的牙齿,用手轻触,一块块棱角尽失的青砖即松动离散。
  
  登上城墙,仍然依稀看到当初瓮城的规模,两侧城墙向南北方向延伸,千年来固守着自己的地盘。古城中心有一鼓楼,四面皆有门洞,现已被堵死,原4个门洞上都有匾额、对联,由于年代久远,对联已剥落,匾额只剩下西、南两个。鼓楼西是保存最好的西城门,城墙大部分被淤积埋没于泥沙之下,只露出高约两米的城头,城门洞如同地下通道,也是4个城门中唯一被修复过的,保持着周正威严的仪容。北门的门洞至今仍是附近村庄的必经之路,每天机动车轰轰而过,羊群缓缓而行,再无把守的卫兵。而南门已经被周围的鱼塘、庄稼地包围,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孤岛,停泊在广袤寂寥的田野之中。
  
  近年来,在城东重修起了中外驰名的“普救寺”,在城西发掘出了唐代开元铁牛、铁人、铁山以及元代大三年建的“大禹庙”前的七根铁柱。这些文物、名胜,给蒲州古城增添了风韵。但古老的蒲州,繁荣与辉煌已成为历史,就如蒲州历史上那一位集帝王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美人杨贵妃一般,在历史烟云里瘦了娇容,散了香魂。只有城墙上那离离芳草,随着季节变换黄了绿,绿了黄,在消瘦下去的古城遗址上,岁岁年年,繁衍生长。

 
蒲州古城历史遗迹
蒲州古城历史遗迹
  名闻天下的鹳雀楼战火中被毁,2002年9月26日,永济市重修的新鹳雀楼落成。在一层大厅,有一幅硕大的唐代蒲州城复原模型图。观此图,蒲州城当年城池险固、楼台高耸,俨然军事重镇、商业大都。
  城内建筑主要有大舜庙、禹王庙、文庙、先农庙、关帝庙、马王庙、真武庙、城隍庙、钟鼓楼、董凤楼等。城外有普救寺、鹳雀楼、蒲津渡及横跨黄河的浮桥、固桥的大铁牛等。史料上说,蒲州桥是当时世界上跨度最大的一座浮桥,堪称“天下第一桥”。《蒲州府志》载当时城内户七万余,口近五十万,祭祀设施、官署编制及官员配置略近东、西二都,是中央级别的城市。只可惜,这样一座富丽堂皇的大都市在金元之际毁于兵燹。我们现在看到的蒲州城残迹,当是明代遗址。
◆ 蒲州府署
  蒲初为州,明洪武三年(1370年),在城中西北建衙。清雍正六年州升为府。设附廓之县始曰:“永济”。
◆马王庙
  此庙在鼓楼西,康熙五年(1666年)建,道光元年,咸丰八年两次修葺。
◆大禹庙
  在城西门外,黄河东岸。元至大三年建,明正统十二年张廉重修。大禹庙前有七根铁柱,1989年清除出土。
◆鼓楼
  鼓楼地址在州衙门前,明嘉靖元年(1522年),知州宋训办理,楼建于城中心,筑台起楼,重檐,高十余丈。设鼓司更。光绪元重修,共三层。一层楼中央置一大鼓、鼓置于高1尺5寸的一个圆大木架上。鼓厚2尺,直径六尺一寸。每年六月一日开楼,二层楼中上梁挂一大铁钟,游人很少去。三层楼禁游人攀登,为卫城兵远瞭望用。鼓楼下建东西南北四洞,足够车马行人畅通。各面楼洞上都有匾额、对联。
知千古兴衰 四大历史名楼之鹳雀楼
◆鹳雀楼
  鹳雀楼,又名鹳鹊楼,古时因时有鹳雀栖其上而得名,位于山西省永济市蒲州古城西面的黄河东岸。该楼始建于北周 (公元557—580),废毁于元初。由于楼体壮观,结构奇巧,加之周围风景秀丽,唐宋之际文人学士登楼赏景留下许多不朽诗篇,诗人王之涣曾经就在鹳雀楼上,吟出了传颂千古名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历经隋、唐、五代、宋、金700余年后,至金元光元年(1222年)金与元兵展开城池争夺,金将侯小叔“夜半攻城以登,焚楼、橹,火照城中”,从此,无限辉煌的鹳雀楼被毁,仅存故址。明初时故址尚存,后因黄河水泛滥,河道摆动频繁,故址随之难以寻觅。人们只得以蒲州西城楼当作“鹳雀楼”,登临作赋者不绝。
  改革开放以来,重修鹳雀楼的呼声日益强烈。1992年9月,近百名专家、学者考察,联名倡议“重建鹳雀楼”。为此,永济市于1997年12月在黄河岸畔破土动工,拉开了鹳雀楼复建工程序幕,是此楼自元初毁灭700余年后的首次重建。2002年9月26日,新鹳雀楼落成开始接待游人。
唐传奇经典的摇篮——普救寺
◆普救寺
  永济普救寺位于山西省西南永济市蒲州古城东3公里的峨嵋塬头上。传说五代时,河东节度使作乱,后汉朝刘知远派郭威去讨伐,围蒲州年余,百姓苦甚。郭威召寺僧问策,僧曰:“将军发善心,城即克矣!”。郭威当即折箭为誓,翌日破城,满城百姓得救,从此更名普救寺。
  寺内主要建筑有山门、大钟楼、塔院回廊、大雄宝殿、天王殿,菩萨洞、弥陀殿、罗汉堂、十王堂、藏经阁、僧舍、枯木堂、香积厨等,和《西厢记》故事密切相关的张生西轩、梨花深院、书斋院等建筑也穿插其间。
开元黄河大铁牛与蒲津渡遗址
◆蒲津渡与黄河铁牛
  蒲津渡是历史上的著名古渡口。1989年考古发掘的蒲津渡遗址是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修建的“铁索连舟固定式曲浮桥”的遗迹。遗址附近还发现有明代石碑一通和石堤50米。发掘清理出来的蒲津渡遗迹有铁牛四尊,各长3.3米,高1.5米,重约50~70吨。每条铁牛旁各有一铁人,高约1.9米,重约3吨。南侧铁牛下还发现有铁板、铁柱,铁牛尾部立有铁制的七星铁柱7根。四大铁牛被誉为“世界之最”,在考古学、桥梁建筑、冶炼铸造等学科领域,有着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
修复规划
  岁月变迁,在1947年之后,城中的古建筑陆续拆毁,今天的蒲州城只留下半截城墙、鼓楼和一片残垣断壁。山西省有关部门曾计划按照《蒲州府志》古城图分四步修复古城:修复西门,建关帝庙、白马庙;修复北门,建钟楼、鼓楼、贡院等;修复东门、建舜帝庙、蒲州府、县衙等;修复南门,建唐都一条街,24座翰林院,薰风楼等。由此古蒲州城曾经的辉煌可见一斑。
蒲州名人
杨玉环
◆杨玉环
  杨玉环(719年-756年),字太真,祖籍蒲州永乐(今山西永济),生于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她先为寿王李瑁的王妃,后为公爹唐玄宗李隆基的贵妃。天宝十五载(756)六月十四日,随李隆基流亡蜀中,途经马嵬驿,禁军哗变,37岁的杨贵妃被缢死,香消玉散。

  杨贵妃天生丽质,为唐代第一美女,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其中“羞花”,说的就是杨贵妃。
◆王维
  王维(701年-761年,一说699年—761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世称“王右丞”,因笃信佛教,有“诗佛”之称。今存诗400余首,精通佛学、诗、书、画、音乐等,与孟浩然合称“王孟”。
  苏轼评价其:“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蒲州文化
  蒲州自古以它独特的历史、文化和人文自然景观著称于世。隋唐多文人如王维、柳宗元、卢纶等;宋代多画家如王居正、马兴祖等;清代多名伶如祁彦子、郭宝臣等,蒲州并为各种梆子戏的鼻祖“蒲剧”的发源地。蒲剧即“蒲州梆子”,当地人通称“乱弹戏”,因兴于山西晋南古蒲州(今永济)一带而得名。它是山西四大梆子中最古老的一种,约形成于明代嘉靖年间,主要流行于山西及陕西、河南、甘肃、青海、内蒙、河北等省的部分地区。
  雄城蒲州是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但蒲州厚重的文化并未随当年的繁华一同逝去,它已深深溶进了这片废墟。 古城的废墟是有生命的,从远古走来,向我们讲述着曾经的辉煌,也诉说着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 读废墟就能读出过往的历史,就能体味其深沉的文化内涵,就能激起思古之幽情。这是废墟存在的意义,也是废墟最迷人之处。
监制

刘欣宇 胡凯民  

制作

主编:郭丽湘 张清兰 责编:林晓庆
美编: 闫芳芳  (部分资料来源网络)

2013年12月